七乐彩走势图各多少
  歡迎訪問高安新聞網 我們見證時代 我們記錄高安     電話:07955210210 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              網站簡介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江西網首頁  >  中國高安網  >  媒體聚焦

【江西日報】綠海“父子兵”接力護山林

2017-05-02 09:27
  

  記者三訪漆友朋,時間跨度13年。今年3月,95歲的漆友朋被醫院確診前列腺癌晚期,再也不能守護親手栽下的數十萬株樹木了。但讓他放心的是,66歲的大兒子漆義堂去年2月住進林場,接過了他奉獻了46年的護林事業。

  

  “我走了要火化,骨灰撒到山上肥樹”

  記者來到高安市黃沙崗鎮掛榜村見到漆友朋時,他正躺在床上,左胸口,一枚鮮艷的黨徽格外醒目。老人閉著雙眼,細言慢語:“義堂要把山管好,為國家爭光……我要火化,骨灰撒到山上肥樹……如果走得動,還要到林場去……”

  去年12月,漆友朋感覺大小便越來越困難,子女勸他去醫院,可他不愿離開林場。今年3月,兒子送他到醫院檢查,確診為前列腺癌晚期,考慮到年齡和病情,醫生建議回家休養。“老人躺在家里,可心還在山上。反復叮囑我把山看管好。”漆義堂說,那些樹就是他的命。

  1970年,掛榜村成立林場。漆友朋和十幾名村民背著被褥,上漆和山當了護林員。這是苦累活,待遇差,后來護林員走得只剩漆友朋。從此,他一人做伴3400多畝山場。

  說是林場,其實就是半荒山。綠化這些山頭,漆友朋傾其所有。為買樹種,他拿出所有收入,甚至賣掉自家耕牛。后來又學會自己采種,每年10月以后,爬上楓香、木荷、杉樹、梧桐,用竹竿敲落熟果。直到80多歲,他還堅持上樹采種、育苗。

  “1981年,他育了1萬多株濕地松,林業部門想收購,原本可以賺3000多元錢,但他不賣,說是樹苗自己留著,要把荒山徹底消滅掉。”掛榜村黨支部書記漆桂生說。

  漆友朋護林待遇由掙工分,到每月十幾元、幾十元、100多元,再到前幾年的每月360元。村干部說:“護林員工資太低,不是漆友朋,這活兒沒人愿意干。”

  46年來,漆友朋栽下近50萬株樹木,讓漆和山變了樣。如今,3469畝的林場已有2600畝列入國家公益林。

  植樹護林一輩子,漆友朋曾獲“全國綠化勞動模范”殊榮和全國綠化獎章,兩次獲評“江西省勞動模范”,入選2013年度“感動中國”候選人。

  “沒給子孫留一分錢,但我們以他為榮”

  漆友朋沒有給子孫留一分錢,但給國家留下一座綠色的寶庫。

  當上護林員后,漆友朋“六親不認”,從沒在山下住過。妻子1989年因車禍去世后,5個兒子、1個女兒就自己給自己當爹媽。二兒子漆升堂說:“父親說過,人生在世,要多做點好事,為子孫后代造福。”所以對這個不著家的父親,子女們沒什么不理解的。

  6個子女結婚成家,漆友朋從沒給他們添置一磚一瓦、一床一被,最多兒女結婚時從山上趕回來吃餐飯,就回去了。漆義堂結婚時,婚房都是從鄰居那里租來的。

  “父親生活很清苦,很節儉,過冬都是赤腳穿著解放鞋。他也從不給子孫留一分錢,但全家人以他為榮。”漆升堂說,父親4個月領一次工資,錢一到手,就花到了林場或困難戶身上。這些年,只要下山趕集,都會買肉或送錢慰問黃沙崗鎮、灰埠鎮、上湖鄉敬老院的孤寡老人。

  得到的獎金、慰問金,漆友朋從不用在自己身上。2013年,一個北京愛心社團來慰問,漆友朋用慰問金買了4噸尿素、復合肥,還自己掏錢請了18個人將這些肥施到了樹林里。

  兒女們說,父親是1986年入黨的老黨員,他把那些樹當成兒子、孫子,一刻也放不下、離不開。

  兒女們不僅理解,而且支持。每年植樹造林的時節,兒孫們就來到林場幫漆友朋栽樹、施肥,有空閑還和他一起砍雜、巡山。幾十年來,為了讓父親在除夕夜吃上團圓飯,兒子們每年將飯菜送到林場。

  “父親趟出的山路,我要接著走下去”

  2016年初,漆友朋感覺身體不行了,大小便困難。村里提出讓他退休。誰來接班?漆友朋自有打算:大兒子漆義堂忠厚老實,妻子去世得早,領養的女兒早已出嫁,現在一個人生活,當護林員合適。

  可漆義堂在上高一家食品廠做鍋爐工,月工資3500多元。到林場當護林員,每月不到1000元,傻子都知道這是“虧本買賣”。可漆義堂咬咬牙便辭了工,去年2月住進了林場里。

  記者跟隨漆義堂來到林場,破舊的磚瓦房里,像樣的家用電器就是冰箱和電視機,這是前些年縣里有關部門贈送的。“荒山消滅了,父親把苦都吃完了,現在的任務主要是撫育和防火防盜。我每天進山8個小時以上,停停走走10多公里。”

  漆義堂說:“一個人走在山上,并不寂寞。”看著這些粗壯的樹木,吹著清新的山風,聽著各種鳥叫,心里無比暢快。“有幾次,看到一種特別漂亮的大鳥,紅黃黑的羽毛長達40多公分,冠子鮮紅。還有兔子在樹林里奔跑。再過不久,一大群一大群白鷺就會來了,熱鬧得很。這都是父親帶來的福氣。”

  “你會在林場干多久?”面對記者發問,漆義堂堅定地說:“父親趟出來的山路,我要一直走下去,決不能半途而廢。”

  記者眼前,鮮綠一片,那是一座座高聳的綠色豐碑,刻寫著一對農民父子的忠誠、無私和奉獻。

  本報記者胡光華

編輯:梁劍鋒

使用幫助     網站聲明     常見問題     隱私聲明     聯系我們

主辦:中共高安市委宣傳部  承辦:高安市外宣辦
七乐彩走势图各多少 66棋牌注册送金 杰克棋牌游戏安卓三通 股票分析师张磊博客 福州麻将攻略 今日股票推荐11.21 开元棋牌有鬼吗 台湾股票指数 九乐棋牌手机版下载k 盈易点配资 325经典版游戏棋牌